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05

  05
   虽然除了岳昊其他三个都不是专业演戏的,但是介于这部戏原本就是为了宣传他们,让他们本色出演,所以要求也不是很高。除了某些武打场面之外拍摄进行的都很顺利。
   第一场武打戏是李西涯对一群劫匪,NG了好几次才顺利通过,就这还是长时间身为宅男的李西涯超常发挥。第二场武戏是秦欢对一群黑衣人,镜头不长,因为李西涯的前车之鉴原本是计划摆几个动作就了事的。但是谁想到秦少爷几番下来反倒打蒙了几个武指。那场戏岳昊没去,据现场人员汇报,秦欢一上来就一个反剪把一位武指的胳膊给扭了。据专业人士分析,那种下意识的防御动作绝对练了有好几年了。虽然听说过Omega为了自保练武的,可也没见过这么彪悍的Omega!!
   然而等到岳昊真的和秦欢有一场武戏想要感受一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根本不像他们传的那样。演戏近十年,岳昊的武戏经验自然不在少数。秦欢拿剑的力道以及攻过来的角度都不像是专业的,甚至有时候还会打住自己。打住自己后还会带些歉意的冲他微微一笑,看得岳昊整个人都恍惚了。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边摸着自己被踢肿了的胸口十分惊诧的往这边看的李西涯。
   岳昊虽然出场晚,但是和秦欢的对手戏还很多。有一场他们两个擅自出去剿匪结果中了埋伏,秦欢中了对方的毒。虽然有惊无险但是两人回来之后还是被罚跪在荣武堂前,更惨的是此时还下起了大雨。
   人工降雨的水还是挺凉的,尤其是在这种不冷不热的季节,风一吹冷意直接往骨子里钻。秦欢因为之前中毒此时发作的设定,整张脸都被涂得发红。一双眼睛拢拉着,睫毛上挂着一滴滴晶莹的水珠,胸膛起伏着不停地喘着粗气。岳昊跪在他身边,用自己的外衣尽量的挡着他身上的雨水,一脸心疼的开口道:“秦师弟,都怪我,是我拉着你去剿匪,也是我不小心……”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旁边的人打断,那人笑着道:“士为知己者死,更何况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如果岳师兄真的过意不去,那便让秦某暂且逾越的靠一下吧。”
   话尾处的调几乎都成了气音,轻飘飘的落进岳昊的耳朵里。接着一个重量便靠了过来,伴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香。
   等到导演喊卡,刚才还“昏迷”的秦欢一下子支起了身子,岳昊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几乎是后知后觉的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激动得都快热泪盈眶的李西涯,当初看剧本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简直想咆哮出声:你丫写的是耽美剧本吧?!
   结果一向身强力壮格外敬业的岳昊经过这一场戏发烧了。
   原本刚开始还只是头晕,他就借着休息的空档准备在影棚里小眯一会儿。结果秦欢拍完又一场戏进来休息的时候,他就已经烧上了。秦少爷自顾自的摸了摸岳昊热得能煎蛋的头,想起来自己先前淋完雨被助理特别提醒小心感冒还塞了一盒感冒灵过来。于是在自己包里翻了翻找出一袋绿色包装的药物用开水冲了就给岳昊灌了进去,然后把那条因为主人生病所以也格外蔫巴的白蛇团了团放到了自己怀里。
   岳昊也听话,也许是因为下意识觉得对方不会伤害自己就迷糊着把药给喝了。可是喝了没多久他反而感觉更热了。早就糊成一片的脑子更加混沌,就像是有一把钝刀子在上面不停地戳刺,一抽一抽的疼。汗水不挺的从身体里渗出来,又被体温烧得滚烫,黏在身上仿佛要把他煮熟一样。岳昊呻吟着把自己团成一团,咬着牙掐着肉,睁开的眼睛里满是戾气。而远处的秦欢被突然狂躁起来的白蛇猛地咬了一口,从座位上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在此刻,Alpha浓重的信息素突然爆炸开,席卷了整个房间。
   那味道就像是最广阔的大海,腥咸味参杂着暴风雨的狂躁气息席卷而来。秦欢被这个气味激的一个激灵,上前想要查看岳昊的情况,可是刚摸到人就被一把抓住压在了床板上。
   粗重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岳昊压着秦欢,脸与脸的距离极近。可是他的眼神却是虚着的,不知道到底看到了什么。之前拍戏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秦欢泛红的脸颊,起伏的胸口,微微抖动的眼皮,从领口看进去的精致锁骨,以及被雨水浸透而显露出来的纤细腰身,简直就像是……发情了一样。
   还有,还有那一股若有若无的暗香。多奇怪啊,这个人明明是个Omega,可是信息素却没有那么腻的甜味,甚至还带着些苦。可是就只是这么一点点的味道,却撩起了岳昊深藏在骨子里的疯狂情绪,身为Alpha的战斗本能越燃越烈,周身的信息素也如同决堤的洪水瞬间放肆的倾泻而出。
   秦欢只感觉面前炙热的呼吸越来越近,正在他考虑要不要一脚把人踹开的时候,面前的人却仿佛突然断电了一样猛的倒在了他身上。
   岳昊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拍摄场地周边的一个小诊所里,一边的医生看见他醒了笑呵呵的道:“小伙子啊,以后生病了可不要乱喝药啊。你看看,把Omega抑制剂喝了算是怎么回事啊?我告诉你啊,即使是Alpha喝了不对的抑制剂也是会发生应激反应的啊。”
   岳昊在医生一溜串的“啊啊啊”中转头看了一眼貌似是在陪护的秦欢,对方此时此刻完全没有一不小心泡错了药害惨了自己队友的自觉性,照样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来愧疚的坐在一边给自己的鸟撸毛。
   岳昊有史以来第一次和周围的人产生了同样的想法,身为一个Omega连抑制剂和感冒灵都分不清,他几乎是有些痛心疾首的冲秦欢道:“你这样很容易被日的我告诉你。”

 

看了下昨天的反响,本来是不打算更的,然后发现今天好像是……520_(:зゝ∠)_。开坑之前就特别想写这一幕了O(∩_∩)O~~如果不是太黄暴,其实我是很喜欢信息素这个设定的。话说好奇怪啊我明明是个受控以前都是喜欢从受的角度写的,遇到昊欢后全部是从攻的角度了,要怪只怪欢欢秘密太多不爱吭声。
   

评论(1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