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25(完)

25
   岳昊一直觉得老天和他有仇,没错,哪怕是他终于明白秦欢说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之后,也觉得老天在搞他。因为下一秒,他只感觉脑子一阵钻心的疼,那种整个灵魂被什么笼罩住扼在手里的感觉又回来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秦欢被岳昊猛地掐住脖子摁在桌子上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一声狂躁的龙啸在耳边迸发,接着凄厉的啼鸣紧随而至。他的余光看见突然变大的白龙浑身笼罩着诡异的黑雾,用身体死死地缠住了自己的精神体,利爪陷进羽翼,红色的羽毛带着微不可见的血迹掉落下来。
   脖子上的力道越发紧逼,深入肌肤的疼痛伴随着侵袭而来的意识,因为灵魂伴侣的联系而肆无忌惮的钻进他的脑子。周围突然爆发的精神力霸道凶狠,熟悉又陌生,逼得人眼前发黑。
   秦欢被迫分开腿,以一种格外脆弱的姿势被压在桌子上。他正对着岳昊一双无神迷蒙的眼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发出了一声极其细小的呻吟。岳昊被控制了,至于对方是谁想要做什么简直不言而喻。随着一阵又一阵被迫激起的精神热,链接的渴望冲击着他的内心。而岳昊的意识也在他的脑子里横冲直撞强势逼人的寻找着另一个端口,那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契合的端口。永恒链接到底意味着什么秦欢再清楚不过,如果对方是岳昊的话他也不会介意,可是他希望由岳昊自己来做选择,选择是否要这么和另外一个人一辈子拴在一起。哪怕这个答案再清楚不过,他也想让岳昊清醒着说出来,而不是再一次的,失去控制。
   秦欢被掐着脖子,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更别说和什么狗血琼瑶剧情一样深情唤醒对方。而且他的精神力前不久才重新压抑过,这个时候根本对抗不了岳昊突然爆发的精神力。即使是动用武力,他现在已经陷入弱势的姿势也什么都做不了。如此一来,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办法。
   突然爆发的Alpha信息素在小小的一间会议室里越发的浓郁起来,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清冽的气息染着血般的刮在人脸上,如同刀割,每一下都生疼得很。秦欢真正的信息素便是这样,哪怕安静的时候有着涩涩梅香,狂乱凶狠时便是一场破坏力十足的自然灾害,光是气味都让人感觉头顶雪崩,轰然聒耳。更何况对于其他势均力敌的Alpha来说,更是相当于致命的挑衅。
   既然意识已经不能掌控,便把一切交给本能好了。秦欢自从分化以来,第一次感谢起了自己的性别。
   果然,岳昊的身体猛地一震,飞快的向后退去。秦欢便趁着这个机会一个手刀砍到他的脖子上,直接把人给打晕了过去。这个场景莫名有些眼熟,突然想起六年前的某个片段,秦欢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果然,兜兜转转,一切还是以相同的方式走到了结局。
   

   年末国剧盛典召开,之前因为突然失踪的昊欢两人而暂时停止公众活动的Chivalry团队,阔别将近半年再次集体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个内部成员本职各异分别涵盖了演艺、模特、文学、商业圈的团队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最近更是因为其中两名成员的私人关系曝光而备受瞩目,哪怕当事人失去消息如此之久热度也并没有降下来。更何况之前该团队推出的两部剧反响大好收视长红网络点击率更是飙高不下,此次众多奖项也必定有一尊要被其双手捧走。
   不停闪耀的亮白灯光伴随着宛如雨点一般不知疲倦的快门声打在车窗上,被不透明的薄膜晕成一大团一大团的白影。车内的空调似乎是调的有些高,掌纹间的汗水带着皮肤的温度有些许微烫。这样的情绪自然不是害怕,说是紧张也不全面,哪怕和兴奋挂些钩,望着身边人的脸庞也能尽数归结为宁静和幸福。毕竟,此时在公众面前亮相的他们和上一次已经有了本质上的不同。
   率先下车的岳昊身着一件藏蓝珠光的西装,同色的领带规规矩矩的系在领口。他冲着身后的车门微微躬身,伸出的手上一只铂金戒指格外显眼。而搭在他手上的另一只手肤色明显偏白,上面有着一只一模一样的戒指。秦欢身上的西装仍然是暗红收腰,袖口设计格外精细,脖子上的领结也是分外小巧。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随着走动的幅度微微贴合,若即若离,甚是亲密又不会太过难舍难分。
   一切的一切,都昭然若揭。
   岳昊是国剧盛典的常客,秦欢却是第一次来这种颁奖典礼。华美的灯光伴着轻快的配乐,一个个在荧幕上演绎着生死别离百家百态的演员们在台下聚在一起嬉笑怒骂,不知哪些是真实哪些又是一幕戏。不知不觉间,秦欢的名字就被念出了声。
   屏幕上播放着白元芳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接着滚动出一排字:年度最佳转型奖。别说别人在下面哗然大惊念念有声,秦欢自己都有些想笑。他来娱乐圈不过一年,拍戏也不过只拍了两部,哪怕角色性格差异巨大这个奖项他也有些受之有愧。岳昊反而格外看得开,在他起身上台时轻轻勾了下他的手心,笑道:“看来这视帝的名头你要比我先捧走了,别忘词啊,否则我可不服的。”
   怎么可能忘词啊,这种场合他可是从小就经历过的,官方台词哪怕现想现编那些专业模本都要称他一声高手。主持人估计也是知道的,只等着他套路完才开始抛出问题为难他。
   “有什么想对自己的丈夫说的吗?”
   这个问题虽然知道肯定会被问到,但没想到对方问的那么直接。秦欢遥望着坐在人群中的岳昊,看着他瞪着眼睛坐直身子的样子不自觉就笑了出来。竟然还要担心他会不会紧张,现在紧张的要死的到底是谁啊。
   “我想说,我们之间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摸清真实的对方,甚至在此之前花了更多的时间为了一丝恶意的缘分徘徊苦寻直到再次相遇。但是在此之上,精神上的共通与理解却只要一瞬、一个眼神、一个碰触,这便值得上所有的代价了。我们的前半生或许充斥着世界的恶意,连带着内心的脆弱挣扎和无数顾虑,可是既然我能够站在这里,便一定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做出这个选择。”
   他的声音如醇美的酒,在舌尖碾转了几圈释放出来时便染上了他自己的温度,徘徊在空气里变成了一曲从唱片机里播放出来的优美乐曲。典雅,厚重,古老,仿佛已经经历了一个世纪的老古董,但实际上故事的开头老套俗气,故事的篇幅也短白仓促。对啊,它本身就是一个恶意的玩笑,哪怕信息素和灵魂伴侣这种宿命般的元素贯穿始末,也和轻松浪漫的爱情喜剧挂不上钩。更是谎言无数,哪怕直到结局说出口都要修饰斟酌一番。
   但是,秦欢想,这段爱情就是他想要的模样。

 

 

看在今天是白老师生日的份上就双更完结吧,祝白老师生日快乐。我不是那种喜欢一个人或是一个CP会拼命刷热度参加各种活动什么日子都记得还每次都会写贺文的那种(所以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假粉),觉得身为一个文手与其为了体现一个日子而拼命挤出符合主题的文字还不如老老实实更新连载这样(私人观点只针对自己不要代号入座),我又不是官博又没人雇我。总而言之我活得还是蛮任性的。

还有最后这个情节,相信很多人都觉得白元芳和秦欢相当于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存在。一个是白老师进击正式连续剧情的开始,一个是他成功转型的证明。非常期待有一天白老师可以真的站上国剧盛典的颁奖台。哪怕“总有一对RPS可以成真”的愿望不会实现在他们身上,也希望那份理解和精神共鸣可以在他们身上永远长存。虽然我知道我爱的少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望,但还是希望他可以走上人生巅峰一切美梦成真不再有遗憾。破壳快乐,小傻子(*๓´╰╯`๓)
 

 

最后的最后,那些想看李西涯同学怎么死的可以看这里,因为发现和原剧氛围不太符合就摘出来了:
   小剧场:李西涯的悲惨人生
   自从秦欢成了公司董事后,岳昊的资源简直就是一飞冲天羡煞旁人,徇私舞弊的不能再理直气壮。众人一直以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Chivalry的另外两人肯定也是同等待遇。然而等到工作安排下来,李西涯的随身助理简直就是哭着扑到了他的身上,痛诉道:“让你去《婚姻调解员》当主持人我就当锻炼你的控场和语言能力了,参加《我是特种兵》也可以当是为了让你锻炼锻炼,《挑战不可能》……体现内涵拉些人气也是可以的。但是《变形记》是什么鬼?!西涯啊,你可是个偶像啊,你实话告诉我这个工作安排你只是拿错了对吧?对吧?!”
   然而李西涯同学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七八岁突然之间看破红尘一般,顶着一张生无可恋全是自找的脸默默地打包好自己的行李,叹道:“这都是命啊。”

评论(1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