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23

23
   转眼已经入秋,可是哪怕是夏末苟延残喘的热度也让人顿生烦躁。只感觉心里堵着一团火,非要亲自见证一番万物凋零才能让那逼到极致的躁动安息下来。
   小区外面正站着一个男人,秦欢刚下楼便看见他了。一身黑衣,身形消瘦,脸上线条硬朗,眼角眉梢堆积着不符合年纪的狡黠不羁。而他周身的气场让他像是一把满弓待射的箭矢,一旦发出便会杀人无形。一只身形矫健的黑豹正匍匐在他身边,每一个弧度优美的肌肉都仿佛伺机待发。
   这张脸有些眼熟。还没等秦欢开口说些什么,便听男人率先开口道:“秦少爷,我们以前是见过面的,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太小,应该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再介绍一遍,在下李永仁。” 
   曾几何时秦欢一直以为这名字的主人是他父亲的仇敌,毕竟不是任谁都能在被念到的时候能让那个自制力一向良好的秦氏主人在喝醉的情况下一拳打烂玻璃桌的。然后在得知他们两个其实是灵魂伴侣后,就越发感觉这还不如是仇敌呢。灵魂伴侣,要么永不分开,要么永不见面。得到再失去,那简直就相当于硬生生把灵魂撕裂,若还是对方一走了之率先抛弃,那简直就是直接上升到了人格和尊严。其中包含的意思简单一句:哪怕是灵魂伴侣我也看不上你。就自己老爸那个性子,被这样蔑视,没撕了他秦欢都觉得奇迹。  
   “商业间谍?所以……你爸就是这样形容我的?”
   正在开车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拧着眉头纠结了半天,硬生生逼出一句:“他唬你的。”
   被从小唬到大的秦少爷对此一点都不惊讶,而且他也不关心这两个老的到底有什么恩怨纠葛,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你说你能找到岳昊,所以你肯定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这个事说起来有些复杂,你要知道……”
   “掐头去尾说重点!”
   “……”被这一声噎得不轻的李永仁砸了砸舌嘟囔一句果然父子,开口道:“我想你也心里清楚,他们不是冲着你和岳昊去的,而是冲着你们的精神体去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都会有这样强行捕捉精神体的组织存在。而我的组织是专门破坏他们的计划阻止精神体与他们的主人遭到迫害。你们秦家一直血统特殊,几乎每一代的族人都拥有精神体,而且出现A级以上的几率特别大。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你们的祖辈参与了我们这个组织的建立,并一直延续至今也都有投资。而我的任务,就是负责你父亲的安全。原本应该如此,直到……”
   “直到你们发现你们是灵魂伴侣。”
   秦欢一针见血的出声让男人无奈的笑了一下:“并不是不想链接,但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若哪一天就那么死了,你父亲会是什么样子。”与其悲痛终生,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有瓜葛。
   “那李西涯又是怎么回事?” 如此相像的面貌,秦欢才不相信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西涯是我儿子,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我。我已经因为这个组织的宿命失去了得到所爱的机会,我不希望他同样背负。但谁知道这么多年后他会遇到秦双,也算是机缘吧。”说到这里,他有些惊奇的看了眼面容已经平静下来的秦欢,开口道:“秦少爷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着急了?”
   “你既然会找到我,就说明你早就有了安排。我再着急也没有用,还不如想一想事后应该怎么办。”
   他说这话时表情格外平静,眼中神色的起伏也均是波澜不惊。可李永仁偏偏就从中感觉到了秋后算账加倍奉还的意思,不自觉就抖了一下。
   “可是世事难料,万一我们晚了呢?”然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想逗逗这孩子:“岳昊可是个Alpha,如果他们为了得到血统让他标记一个Omega,或是用特殊的办法强行进行链接,秦少爷又该怎么办呢?”
   李永仁说这个问题绝对是出自于某些恶劣的隐匿心态,毕竟任何一个人放着自己近在眼前的灵魂伴侣还什么事都不能做都会有些不平衡。况且他其实是知道秦欢对这些是多么在意。
   “那就杀了那个人。”而秦欢却格外干脆强硬的给出了这么一个出乎意料几乎狠绝的答案:“我可以理解因为信息素失控,也可以容忍酒后意外,但是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他的强迫。如果有谁想要利用他的责任心和道德感而控制他约束他,我会亲手让那个人得到应有的代价。”
   秦欢说出来的话向来是不含一丝玩笑的,李永仁相信他绝对做得出来。而还没等他从这段狠话中回过神来,年轻人就又扔了一个炸弹过来。
   “而且他不可能标记任何人。”
   “你就这么对他的自控能力有信心?”
   “不是有信心,而是我爸对他下达过不能标记别人的暗示。”
   虽然秦朔经常唬人也经常坑儿子,但是若秦欢真的对什么东西特别在意,在意到上了脸和他争论质问的地步,哪怕他再怎么控制狂一个也总是会为了岌岌可危的父子关系让个步。而岳昊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秦欢的质问下,秦朔终于还是给他解释了他压抑岳昊精神体的原因。有些事实终于浮上水面,原来五年前秦欢因为第二性别突然分化,本身信息素就很混乱,一直在AO之间徘徊,又加上身上染了秦双Omega的信息素,竟然引起了周围Alpha的失控。秦朔接到消息赶到的时候是把他从别人的房间里捞出来的,而另一个躺在床上晕过去的就是岳昊。秦朔本来是想立马宰了这个日了自己儿子的Alpha的,但是他的精神体感应出了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儿子的灵魂伴侣。最后思虑再三,想着失去灵魂伴侣确实很凄惨,虽然秦欢目前是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灵魂伴侣,可是这又是个Alpha万一哪天自己儿子又想和他在一起这人却标记了别人多尴尬。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给岳昊下达了不能标记的暗示,顺便也直接压抑了这个未来会出现的S级精神体。
   “欢儿啊,不是为父瞒你,你忘了我第二天就想要对你提这个话题结果你说什么吗?‘我不关心谁日了我,我只关心谁日了双儿。’真是的虽然是个A你也不要这么不把自己的贞操当一回事啊,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和双儿在你面前反复提你被日的这个话题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长点心。更何况你现在在装O,再这么不注意下去又会被日的我告诉你。”
   就是秦朔说出这么些话的那么一瞬间,虽然秦欢明白老头子肯定是在借机嘲笑自己,但还是很想叫声妈。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暗示还真是用对了地方。这么想着,他冲着李永仁开口道:“我爸什么都告诉我了。”
   谁想到李永仁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发白,僵了好一会儿才讪讪的开口道:“所以……秦少我能不能给你商量个事?别让我儿子死太惨。”
   “你这话……”闻言,秦欢略一思索,突然猛地瞪过去:“什么意思?!”
    这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的李永仁有些欲哭无泪:儿啊,为父对不住你啊。                      

 

谜团都解开了,快完了快完了,为什么大家都感觉会是清源苍穹的锅呢,岳爹陆爹表示很心塞。还有期待美女救英雄的可以不用期待了,这里欢少爷毕竟只是个富二代(比起我另外几篇的设定)武力值并不高,只会防身术。但是钱是最多的,一言不合买下一个公司什么的。而且本篇主要讲的是道德、责任、感情、本能这些东西。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