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22


   22
   秦欢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软弱的时刻,哪怕曾经从那荒唐狼狈的一天中负伤而出也只不过在痛苦自责过后更加让他坚定了守护的信念罢了。从小的家庭环境以及父亲的严厉无情都让他深刻的明白软弱是最没用的东西,没有人能帮助他,能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对啊,人活一世,本就孤独无依,更何况恩怨果报,如今这般境地,也不过是他造的孽终于成吨的找上了门。 
   可是这一刻,看着面前越过人群向他走来的Alpha,他却第一次有一种可以被别人拯救的感觉。
   破开人流的Alpha信息素强势得咄咄逼人,宛如一把终于出鞘的利剑,又如一张铺天盖地的网,轻易地就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咙震住了聒噪的人群。秦欢站在台上,愣愣的看着岳昊慢步上前,一时间男人刚才的话语和他坚定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一下一下震得他耳膜发震。那其中所要表明的东西再清楚不过,所带来的后果也不言而喻,可是哪怕心里阻止他的声音吵得胸廓生疼秦欢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来越近,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岳昊迎着所有人的视线从容不迫的上前,目光尽头是难得被他拿话噎了一次的秦欢,嘴角不自觉的泛出一抹笑。他走到他身边,长臂一挥把人揽到怀里,即是支撑又是保护,还不忘冲着镜头露出一个再熟练不过的迷人笑容。但声音却足够的狠厉和不容置疑,平地惊雷的炸在所有人的耳中:“孩子是我的,不是私生子也不是意外怀孕,无意中闻到的Alpha信息素也是我留下来的。秦欢来到娱乐圈更不是为了蹭热度想出名,完全是因为想经常和我见面而已。我这么说,足够了吗?”
   他的话说完全场有一瞬间的静默,刚才那个拿出照片的记者似乎是不死心的又开口道:“那你为什么没有标记他?”
   “呵,为什么没标记?”这样一个在所有人耳中都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却让岳昊格外讥讽的笑了起来:“我尊重我的Omega难道还有错吗?他为弱势者平权,身为他的爱人我自然会无条件尊重他的所有主张。我会给他所有力所能及的支持、尊重和自由,我不仅现在不会标记他,而且永远都不会标记他。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岳昊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他的性别,只是因为秦欢这个人。”
   这一段话说的太像表白了,特别是对于知道其中真正含义的秦欢来说。身边的Alpha强大又令人安心,身为灵魂伴侣的那些天生的共鸣反应把这些又放大了许多,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神经,一下子就把刚才的那些冰冷决绝的情绪给安抚了下去。
   原本一边倒的局势因为岳昊的发言而彻底翻转,秦欢一下子从伪装性别博取同情的伪善者变成了为了爱人不惜隐藏身份进入娱乐圈的深情Omega。
   岳昊半揽着人一路从会场走出来,直到上了专车开出老远才终于没忍住惊讶的看向旁边从一开始就默不吭声的秦欢:“不是,你不说点啥?”他这一路没吃一肘子就算了竟然连抵抗都没有。
   “那我应该说什么?”秦欢回头看他,一双眼睛水光潋滟很是柔和。
   岳昊一边觉得还是这样的秦欢看着乖巧软萌,一边有些兢兢战战的道:“就说我是不是疯了,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后果多大之类的。”他原本还以为会迎来一顿声嘶力竭的怒吼,突然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有些纠结起来。   
   “你也知道啊?”秦欢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既然你心里都清楚我就不用再说些什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刚才说的就是我想的,也是我想要的。虽然我知道那些都是假的。”岳昊看着他,眼神中再一次露出了秦欢前一天晚上看到的那种狼狈:“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会影响我的仕途也会影响我的名声,但是我不能看着你站在那里受人诟病遭人辱骂。你明明那么好,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明白……”
   听到这里,秦欢心神俱荡,却还是忍着内心巨大的情绪波澜开口道:“那之后呢?你想过这之后吗?”
   “我想过了,哪怕只是短暂的也好,这样就没人再怀疑你了。如果有一天,那个Omega真的找上门来或者你遇到一个想要在一起的人,我也会首先发出公告,把一切分开的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我并不会借此绑住你,我会给你自由,可并不是说说而已。”
   一时间,秦欢只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整个扼住,因为血压太过强大而超出正常功率几百倍的剧烈跳动起来。这一刻,他似乎有些体会到灵魂伴侣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了。整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个人,即使他和你并不相像,但是他就是懂你了解你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能够看透你所有的故作坚强,并且不计回报的保护你哪怕忘了自己。
   “你是傻子吗?”秦欢这次是真的笑了起来,一对酒窝在脸上柔软的凹陷着:“你这样做……真的不值得啊……”
   “就当是我的谢礼吧。”岳昊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摸上了那嘴角的酒窝:“在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前就能爱上自己的灵魂伴侣,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我真的是太幸运了。”能经历一场这样纯粹的感情,哪怕最终无疾而终也足够他知足常乐后半生的了。
   岳昊原本还想多感受一会儿秦欢难得乖巧温顺的样子顺便多揩点油,结果就已经到他家楼底下了。秦欢便麻利的把他往车门一推,嘱咐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准备着之后被媒体围追堵截吧。我最近还有事,之后再和你联系。”
   岳昊心领神会的道:“那个记者?”
   “对,那个记者还有他背后故意搞事的人。”说到这里秦少爷眸色一厉:“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但几乎是前脚后脚的时间,秦欢却得到那个记者已经失踪的消息。秦家的手下办事绝对不会怠慢,如此速度就把蛛丝马迹给抹消了,对方绝对不会简单。
   “少爷有没有想过,对方如果不是普通人呢?”负责这件事的小黑真心实意的提议。
   “什么意思?”
   “属下亲自去探查过,感受到了微弱的精神体痕迹,而且还不是一种精神体。”
   拥有精神体的人本就稀少,几百号人里都不一定能找出一个。如果真的有好几个聚在一起,那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想到最后秦欢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喊道:“小黑,备车!”
   他曾听父亲说过,精神体经过训练是可以投入战斗的,特别是一些特殊的高等级精神体力量会更大。所以专门有一些人,就是利用这些精神体的主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也是从小被嘱咐不要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凤凰,哪怕能看见的人少得可怜也要随时低调。但他怎么就忘了岳昊的精神体刚刚真正觉醒,而他竟然就那么带着一条龙在媒体面前转了一圈!!
   可是最终还是晚了,秦欢站在岳昊空荡荡的屋子里,手上捏着怎么都打不通的手机,面色可怕的吓人。
   “找,哪怕是把这个地区整个都翻一遍也要把人给我找到!”
   小黑连忙胆战心惊的嘱咐下去,上一次他看到自家少爷这么生气还是在小姐出事的时候。

 

好久没用这个tag了_(:зゝ∠)_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