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浪锤】你八成是个傻灵(一发完)

   又是一年惊蛰至,万物复苏春雷萌动,就连平时忙碌纷纷的人类们也像是受到什么召唤开始出门在绿意之间攒动起来。而在阵阵雷鸣中石牛镇仿佛是与外隔绝的,或许是因为它太小太不起眼,也或许是它的历史太过久远以至于被人渐渐忘记。残砖断瓦树木横生,曾经属于人的痕迹零零碎碎落了满地,相信不久之后这些仅存的东西也会彻底消失。
   刘沧浪是跟着最后一批人离开的,他走的不远,山外山下交通经济不前不后的一个镇子,电台喇叭的刺啦声每天都在鼓噪着。他总觉得那时候的他年龄一定是极小的,小到只依稀记得石牛镇原本的样子,小到明明是上山砍柴还能遥遥望见的地方仿佛一夕之间就快被自然埋没。风雨无情,人走景枯,说的便是这么个意思吧。
   刘沧浪是个有抱负的人,至少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抱负,毕竟没人希望在这大山深处呆一辈子,碌碌无为的抛弃了所有的五光十色独守着一颗孤独的心。说到孤独,哪怕不文艺他也觉得自己算得上孤独了,毕竟不是谁都能被所有的人排挤到不闻不问不看不理的程度的。但是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宿命,毕竟不是谁都能看到鬼怪精灵的。他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叫阴阳眼,难得一见分外稀少。多酷啊,他一定是个体质特殊骨骼惊奇命中注定要拯救众人的英雄,而英雄注定一开始被人忽视受人排挤,这一点孤独肯定也是对他的历练。
   所以,他走不出这片大山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他遇见过很多的妖怪精灵,更是无数次看着死后的人魂魄离体,要么被勾魂索引渡去轮回,要么积怨深重幻化成鬼。而那些恶念太深的鬼,刚一成形便被隔壁家的慕容一剑打散了。
   慕容是个除妖师,好像祖上几代单传全是大名鼎鼎厉害非凡的除妖师。一把白色剑鞘的细剑舞的行云流水寒光凛凛。
   这天刘沧浪遇到一个小妖怪,耳朵尖尖的,头上两个角小小的,头发上还插着一双筷子,什么年代了还一身土气的长褂破布打扮。笑起来简直不能再傻,第一次见到这种一看逼格就很低的妖怪。
   “我可不是妖怪。”知道了刘沧浪的想法对方很是不满意:“我可是一只扛把子的守护灵。”
   “守护哪儿的?”
   “石牛镇。”
   “哦,那还不如妖怪呢。”
   “……”
   守护灵叫王大锤,果然名字也很蠢。据说是睡醒了哎呀一看周围都没人了所以下山瞅瞅怎么回事,并痛心疾首的表示人类真是一种靠不住的生物。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人们总是在追求更好的东西,石牛镇那种偏远的连个网都没有的地方当然就没人住了。”刘沧浪回答的特别诚恳,并表示让王大锤学学别的妖怪进城再创业。
   对啊,哪怕这里万物并秀灵气充盈,得了神识化了人形的妖怪却也不愿意待在这里。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像妖怪了,他们成了“人”,又不是完全的人,有了人的欲望,却没有人的克制和道德束缚。每次慕容被请出山,回来时刘沧浪总能从他身上看见隐隐的妖气,那些妖怪死前弥留下来的不甘的狰狞的包含着黑色欲望的气息。
   还好慕容不杀好妖怪,看着面前一脸傻样的王大锤,刘沧浪如此想。而且,这八成是个傻灵。
   虽然不知道守护灵能不能离开自己守护的地界太久,但是王大锤是正式没皮没脸死皮赖脸的住在了刘沧浪家。每次睡觉前一边吐槽他晚上不点灯房子总漏风灰尘多到懵,一边给他讲自己以前曾经大公无私舍己为人英勇就义的拯救过整个石牛镇的人。他讲的绘声绘色,夸张手法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还扯到了齐天大圣孙悟空。刘沧浪在黑暗里眨巴眨巴眼,权当他在说胡话。
   这个傻灵都能当英雄,他都能吊打蝙蝠侠蜘蛛侠钢铁侠了。
   刘沧浪原本以为王大锤会一直留下来,毕竟他是一个看上去就无欲无求的守护灵,哪怕有着人形实际上却极易容易满足,这样的灵不是最好骗了吗?可是他忘了那些小说话本里描写的神话生物都有多固执,固执地守护着早就被人遗忘抛弃的东西,固执的等着不会再回来的人。
   “既然石牛镇都没人了,你还要守护它吗?”
   “当然了,我是英雄啊,英雄怎么会抛弃自己的责任呢。”
   刘沧浪突然很讨厌英雄这个词。
   看着他一脸不乐意,守护灵就笑了起来,讨好一般开口道:“好啦,我会再来看你的。来,这个送给你。”这么说着,他伸手一翻,一枝绿色的花束根茎就从他的掌心长了出来。刘沧浪刚想说一句原来你还会法术不是麻瓜啊,见到那朵开出的花后便顿时噤了声。
   野百合,心想事成,永远幸福。从来没有谁,如此的祝福过他。


   在那个傻灵走了之后时间仿佛都变得特别慢,刘沧浪突然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比以前被人无视时还痛苦。但是在等到王大锤来看他之前,他反而先等来了一出出噩耗。
   镇子里死人了,还不止一个。每个人的死相都不尽相同,却同样凄惨。有的浑身脱水变成干尸,有的四肢被硬生生扭断,还有的脑袋整个炸开。在慕容从一堆血肉里发现了花种和草籽后,他终于冲周围人宣判道:“杀人的是个树精,哪怕不是树精也一定可以操控植物。”
   听了最后一句话,刘沧浪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养的到现在还没枯萎的野百合。
   恐惧渐渐笼罩了整个镇子,人们开始陆续逃离这里。原本即使不是十分热闹也宁静祥和的镇子短短几天就变得死气沉沉起来,哪怕留下来的人也都是被死亡的阴影折磨的不成人样。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刘沧浪开始做梦。
   梦中的画面模糊不清,唯有一个听上去古朴淳厚格外神棍的声音在他耳边零零碎碎的念叨着什么石牛、守护灵、受到魔气影响、堕化、血气供养之类的词语。第二天他顶着一张丧尸脸去找慕容,结果发现除妖师拿着大大小小的法器一副要出去的样子。看见他时愣了一下,目光有些复杂的扫视了他几眼,才道:“你怎么没打伞?”
   刘沧浪现在没功夫关注这种问题,直接问道:“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很久很久以前,反正久到连作者都懒得去编个具体日期之前,石牛镇还是个封印魔气的封魔八卦阵。在爆发了魔气泄露的黑魔之劫时,当年被高人制造的通灵石牛召集了万人生息与魔气殊死一搏,最终才度过如此劫难。但是魔气乃众人怨念所化,哪怕经此一役被灵气冲散,长久以来也会重新聚结。更何况唯一能镇压的石牛灵力被损,其中石灵神识溃散,时间一长便会被魔气所侵。
   原来那家伙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所以,这样的守护灵因为魔气侵蚀变成魔物开始嗜血成性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什么办法阻止他吗?”
   “他的力量来自于法阵运行,你只要破坏了法阵和本体石牛他便会消散了。”
   传说中的石牛镇早就一片荒芜被齐腰高的杂草覆盖,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出哪是哪儿,更别说是辨别出方位了。慕容手上拿着一个罗盘,原地转了个圈找对方向后便开始嫌弃跟来的刘沧浪:“我一会儿顾不上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刘沧浪揣着对方给的爆破符,十分不爽的往返方向走去。哪怕周围变得面目全非,他却觉得自己似乎来过这里。哪怕只是一堵只剩半边的墙,他好像都能隐约还原出它原本的样子。他记得石牛镇最中间的地方建着一个巨大的祭台,以它为中心拓出一片空地,曾经有很多居民在这里乘凉嬉闹,镇长开会也是在这里,更是有十几个女子喜欢在空地上举办谁谁谁的应援会。而那个祭台的最中间,就是一尊石牛。
   那尊石牛很显眼,至少比起周围凋零败落的环境显得十分的突兀。它就像是凝固了时间一般,丝毫没有跨越了长长一条时间长河的样子,每一个弧度都像是刚刚打磨出来的一样,崭新如初,连灰尘都不曾在它身上停留。但是让刘沧浪惊恐的是,这个石牛的身上代表着花纹的凹槽里,凝固着弥散不开的浓重血迹。
   你想当英雄吗?这个问题不知道是谁问出来的,但是回答它的声音格外的稚嫩清脆——当然想了。那你为什么想要当英雄呢?刘沧浪突然就想不起来那个声音是怎么回答的了。而现在,他做着一件期待已久的能成为英雄的事,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感到高兴。
   爆破符被贴在法阵的各个角落,威力足够炸毁整个地方。刘沧浪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念起了除妖师教给他的发动口诀,每一个音调念出声都像是扎在心里。直到最后的几个音节仿佛是涩在口里的一样,撕扯着声带咬着牙,满嘴泛苦。
   “刘……沧浪?”
   最终,那声熟悉的呼唤带着深深的不解彻底埋没在了爆炸声中。
   

   “你为什么想要当英雄呢?”
   刘沧浪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因为面前长得像妖怪的守护灵还是十分娇小稚嫩的样子。在别人那里说大话受挫之后,就会躲在他家的鸡圈里,哪怕周围咯咯咯哒的背景音格外好笑也掩盖不了他看上去很可怜的事实。他一点也不像个妖怪,哪有妖怪和人一起生活,哪有妖怪总是被人欺负的。
   “因为我只要当上英雄,他们就会喜欢我了啊,他们也就不会离开我了。”
   孩童模样的王大锤如此开口,声音里含着的希冀都带着不堪一击的脆弱。所以说啊,他哪里像个妖怪,怎么会有妖怪这么渴望亲近人类,怎么会有妖怪这么耐不住寂寞。
   “傻瓜,哪怕你是个英雄,他们也会离开你的。”
   这句话仿佛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梦境的场景飞快变换,小小的小妖怪逐渐长大,看上去还是一个小妖怪。他开始笨拙的和别人相处,哪怕最后总是被欺负也乐此不疲,他开始追在喜欢的女孩身后,哪怕只是被训挨揍也笑得开怀。他应该是幸福的了,毕竟他不再寂寞了。但是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就像是一个凝绕不去的诅咒,一语成谶。
   黑魔之劫后很多人不愿意再待在石牛镇,陆陆续续都搬走了。而随着人气的逐渐稀少,法阵的作用越来越弱,残留的黑气再次泄露,而这一次它找上了通灵石牛。
   守阵者已经牺牲,齐天大圣也已经离开,这一次没人能帮得了他。他没有告诉自己喜欢的女孩,而是找到了曾帮助过自己的那个男人,他说:“如果我失控了,你就杀了我。” 
   许多许多的血开始出现,沾着那张傻气的脸,浸没了整个石牛。
   刘沧浪猛地睁开眼睛,抱着他的灵明显被吓了一跳碰的一下把他扔了出去。直到摔在地上,刘沧浪觉得如果不是他感觉不到痛也不会有再死一次的风险,他一定会暴起把这家伙痛殴一顿。
   王大锤看见他脸上的怒容,小心翼翼的缩在一边,开口时的声音都是磕磕绊绊:“那个,那个啥,我又没死成啊,下次努力。”他说这话本是开玩笑的语气,可是到最后也察觉到了根本不好笑,又露出个苦脸来。
   可是刘沧浪却笑了起来,不真心的那种,笑着笑着变成一脸愤怒,极度危险的低哑着嗓音对他道:“你是不是傻?”
   “喂,你怎么骂灵呢!”
   “我都记起来了。”
   这一句话一出,小小的守护灵终于不再吭声。
   石牛的力量来自于人气,那么怎么才能救他呢?很简单,把你的人气献给他就可以了。地底下那个喜欢说学逗唱的慕容家老祖宗告诉他,气血相通,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血气供养。献出所有的人气,就是流尽最后一滴血。
   而他死后变成了一只地缚灵,即使他知道自己的执念在哪里,看着守护灵一张哭哭脸,也觉得永远都不要解开的好。
   至于刘沧浪为什么生气……
   “几百年了我都离不开石牛镇,竟然突的一下就走得了了。说,你丫对我做了什么?!”
   守护灵被塞在怀里搓圆揉扁,实在扛不住才招了出来。原来他与慕容世家的人做了个交易,用自己一半的灵力换取了释放地缚灵的方法,所以在他去找刘沧浪之前才睡了那么久。地缚灵是因为执念才残留于世,释放的最好方法就是消除执念,所以他才忘了他。
   “那你这么久都去哪儿了?”
   “去、去找大圣降妖了。”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已经是斗战胜佛的某猴扛着一棵巨树飞上了天,期间伴随着尾音拖得长长的一声嫌弃:“哎呀,真是辣猴眼——眼——眼——”
   “你为什么这么做?”刘沧浪这才想起来质问这个闯祸精。
   守护灵眼神闪了几下,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道:“这里已经没人了,我觉得你毕竟曾经也是个人,应该会……寂寞的吧……”
   刘沧浪愣愣的看着他半晌,突然有些哭笑不得,他都忘了这个守护灵是有多像人类,但毕竟还不是人类。他干脆利落的下了断言:“别说八成了,你就是个傻灵。”
   只要有他在,怎么可能还会寂寞。

 

 

这篇文是献给冷cp爱好者的Ra贰叁的,高喵的设定其实也已经有了大纲(我有时候对我的脑洞无数真的很苦恼),然而目前并不想写_(:зゝ∠)_说真我的特工设定一拖再拖都怪你_(:зゝ∠)_

话说我的文普遍烧脑好像已经成了公认的了,好的我认了(。◕ˇ∀ˇ◕)总觉得自己的短文很空总是在走剧情完善不了细节,可我偏偏还非要塞进去很多伏笔也算是自找罪受吧。其实一开始浪锤(妈啊这个名字我说的可能不太对)我是觉得一定会BE的,毕竟人灵殊途什么的寿命也不对等,然后就想着干脆就死了嘛成为地缚灵什么的。(为了HE也真是煞费苦心)之前证明刘沧浪其实不是人的细节也有很多,没人理能看得见鬼怪,大锤吐槽他不点灯,打伞什么的。至于慕容为什么能看的见他,因为是除妖师啊。

至于题目,感觉平易近人点带点搞笑看得人多?其实他们两个灵都很傻:-D。刘沧浪哪怕忘了一切可以离开石牛镇,但是也并没有走远,总的还是一种莫名的感觉吧让他即使再怎么期待外面的世界徘徊几次也没有走掉。直到他等到大锤醒来。

至于植物杀人那个,我才不告诉你们我脑补过大锤黑化后用藤蔓杀人的画面呢。沾染着血的花朵从人的头盖骨上长出来,鲜艳异常。一颗种子打入肉体,皮肉爆开之后钻出一朵血玫瑰。用肋骨做插花,这些我都写过。好吧,我鬼畜我承认,不要嫌弃我_(:зゝ∠)_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