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9


   19
   直到第二天两人肢体纠缠着醒过来,岳昊才反应过来他好像忽视了什么。不对啊,秦欢的态度不对啊。他不是认定了自己是上了她妹的那个Alpha想要宰了他来着的吗?!
   岳昊忐忐忑忑战战兢兢,想提又不敢提,生怕秦欢只是暂时忘记了会突然暴起给他一刀。结果秦少爷看他这样,反而好笑的开口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昨天去洗澡之前在你的衣服堆里发现一张纸。”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岳昊泛醒了半天才悟出味道来,顿时发泄似的嚎了一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秦少爷却不打算放过他,戳了戳他的脊梁骨道:“你挺聪明的啊,还知道搞个什么亲子鉴定。我问你啊,如果昨天的事没发生,你希望结果是什么?”
   岳昊本想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想了想又扭脸看着秦欢,认真地道:“我希望秦逸是我的儿子。”
   他这话大大的超出了秦欢的预料,他的脸上闪出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却还是尽量稳住表情道:“也是,你比起李西涯可是……”
   “什么啊!”知道他想到哪儿去的岳昊连忙打断他:“我曾经和一个Omega发生过关系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比起提心吊胆的等着突然有一天有个Omega抱着孩子找上门,还不如让秦逸成为我儿子。生他的是秦双的话我和你亲上加亲,生他的是你的话,刚好也不用嫉妒你有别的A了,更好。”
   “你滚啊,什么亲上加亲别的A。”秦欢嫌弃一般踢脚踹了他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岳昊干脆一把抓过纤细的脚腕一把把人拉了过来:“我想明白了,秦欢。之前我害怕我的过去不敢说不敢认,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用再自己在那里纠结了。我……”
   “所以你就打算说出来让我和你一起纠结是吗?!”秦欢抵着他的胸膛,力道大到一点回转余地都没有:“岳昊,之前你不知道我是Alpha就算了,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难道不应该找个更适合你的Omega吗?你不要给我说你不在乎,哪怕退一万步讲,你的心是真的所有人都不会阻止我们,可是万一你曾经标记了那个Omega呢?”
   秦欢的话宛如一盆冷水,一下子把岳昊那股子带着冲劲的勇气给浇了下去,又把他打入了冰冷冷的现实。当年的事他自己都记得不甚清楚,只知道那人和自己契合得惊异,而那样的情况下不标记的可能真的……微乎其微。
   看着他的神情,秦欢苦笑着开口:“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我们被教导成为正直向上的人,因为有些事从道德上来说是错误的,所以哪怕你多么渴望,不论你有多么渴望……有一千个理由在阻止我们,之前九百九十九个我们都可以嗤之以鼻,唯独这一点我们不能抛之脑后。岳昊,我们只是不能去做。我们早就过了会为了所谓的爱情不顾一切的年纪了,别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蒙上一层不可原谅的阴影。昨晚的那一切,就当是一场梦,好吗?”
   “可是,万一、万一……”
    岳昊手足无措的张着嘴,这个万一最后连他自己都说不出口。对啊,这五年来他都是本着负责的意思这么找下来的,哪怕心存侥幸也从未动摇过。他自己就最痛恨那些借口失控而对被标记的Omega弃之不顾的Alpha,又怎么会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又怎么能以爱为借口到最后反而让自己的爱人饱受诟病。
   “呜啊——”岳昊简直是自暴自弃外加泄愤的把自己扔到了被子里:“我突然觉得还不如当个Beta好。”
   秦欢理解的摸了摸他的脑袋。
   

   晚些的时候秦少爷终于想起来处理昨天自己被绑架的事,岳昊看着他站在窗边神情严肃的打了好多个电话,开口的语气都是阴森森的,那样子要不是身上还套着岳昊大了一码的衬衫真像个黑道少爷。秦氏集团水有多深,凡是知道点门道的心里都清楚。岳昊也没兴趣去打探什么,即使秦欢没有有意遮掩他也悻悻的走出了房间并带上了门。
   然而他一出去入眼的就是一大片鲜红,只见那只突然变身的凤凰正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踏着步子在客厅里徘徊着。以它现在这么大的体型,想要随随便便在室内振翅一飞确实不太现实。岳昊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羽毛华丽的鸟儿,便一眼看见它嘴里正叼着什么东西,白色带鳞片的一小条,分明就是蛇尾巴!我去你平时薅鳞片就算了这整个就给我吞了?!
   岳昊忙不迭的上前,一把拽住鸟嘴上的一截想要救出自己的精神体,然后一个用力给拽断了……断了?!!
   好吧虽然这个精神体并不是很合他这个猫控的心意还冷冰冰的总是咬人,可是毕竟五年多了怎么说也有点感情了,这突然一下就没了内心也是很悲痛的好吗?!
   于是秦欢好不容易安排妥了一切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岳昊手里拽着一片蛇鳞满眼悲戚的和自己的精神体大眼瞪小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不就是蜕个皮你至于吗?”
   “啊?”岳昊此时的脑袋还处于冲击太大重启未完的阶段。
   秦欢于是直接给他指了指:“你的精神体在那边。”
   只见客厅的角落里黏黏糊糊的满是不明液体,上面还粘着一块块细小的鳞片,而那之中正蜷着一个泛着蓝光的银白色生物。有着银白色鳞片的长长身体,脊背上长着一排蓝色鬓毛,虽然把自己蜷成一团,但还是能看得出长着爪子的。它似乎是累极了,身体微微的起伏着,看样子睡得正香。而那只凤凰就这么走到它身边,卧了下来,用自己的喙轻柔的碰了碰它,仿佛一个抚摸。
   秦欢看着岳昊一副惊呆了的表情,笑道:“什么感觉?”
   “我原来养了条四脚蛇?!”
   “那是龙!”秦欢怒其不争的拍了他一下,接着道:“精神体的形态是根据主人的潜能和状态改变的,我没想到你竟然也是S级的,觉醒的真够晚的。”
   虽然没怎么听得懂岳昊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怼回去:“可是你的鸟不也是昨天才有变化的吗?”
   “我的精神体刚出现就是这个样子了。”秦欢的语气隐隐有些得意:“只是因为怕引起注意才一直压制的,好吧别那样看着我,我承认我根本控制不住它的力量。”他的目光转了转,似乎是在犹豫,最终还是开口道:“不像第二性别是为了让人类存活下去才进化出来的,精神体的历史要追溯到人类诞生之前。在人类什么都还没有的时候,拥有精神体的人相当于领袖和信仰的存在,手上握着绝对的力量。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这种观念就被人淡化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拥有精神体,同时也拥有它们所代表的力量。你昨天也看到了,我控住不住凤凰的力量,很容易就会伤害别人的神志和精神,所以才让我父亲用他的精神力给我下达一个直接压制的暗示。就和我的信息素一样,一起压制之后它就是普通一只山雀的样子。”
   原来真的会变种啊,岳昊表示不是很懂它们精神体。
   “不过我倒是第一次看见它这个形态下还能这么平静。”这么说着秦欢招了招手,那只凤凰便乖乖的走了过来,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掌心。俊朗温润的男子配上艳丽华美的凤凰,一淡一浓,一清一烈,这种矛盾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视觉冲击,只让人凝了目光久久不能移开。可是他下一句话却让岳昊猛然一惊。
   “ 如此说来,我们应该是灵魂伴侣了。”                                        

 

 

只能说三观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挑着喜欢的设定看的文,而且文笔不错的大大一般都不会太毁三观。所以那种因为三观让我彻底放弃一篇文的经历并不是很多。借着今天的文表达一下立场,因为我希望结局是HE,所以日天日的那个一定是欢欢,并且他们之后也一定会在一起。如果不是,那么还让我写的话很大程度他们就这样了。我是个很传统的人,可以接受攻受不洁,但是一旦有了感情上床这件事就必须要有个说法。而且这个世界观真的是标记就代表了一生,甚至可能还有孩子。所以哪怕再怎么爱,都不能在一切都没确定的时候在一起。欢欢说的那些话真的就是我想说的,不排斥感情,但是绝对不会接受在一起。因为如果他们就这么在一起,就意味着彻底断绝了那个(他们想象里)被标记的O的所有退路。

今天我就是遇到一个,也是一群人说好,然后我就看了下简介,结果又是兄弟替身梗,其实这种梗也没什么,处理好了很出彩,但是莫名其妙的就上床了上床了?!  而且还是在知道了原主并没有死的情况下上床了?!还是攻自己拐上床的,所以之前各种深情拒绝都是摆设?!!而且攻和原主的误会还没解决两人就这么放着原主在一起腻歪起来了?!!结果原主最后不仅没兄弟相认还突然一下被杀了?!!最后来个回忆说什么原谅了我都没原谅好吗?!!

真抱歉啊我的三观就是这么麻烦_(:зゝ∠)_作为作者就是必须用一篇文的篇幅来说服自己他们可以问心无愧的在一起才能给HE,这也可能是我写不了短文的原因,什么都必须解释清楚的强迫症。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