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8

18
   一个人在世,向生而死,大抵总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去。灵魂本就孤独,更何况陌路之人太多。自从岳昊脱离了家族后,就一直以为自己这一生再不会如此在意过什么。可是上天却总喜欢戏弄一番搅得一方静水污浊不堪,在他不孝之后又打上了一道淫欲的裂痕。五年前的那一夜放纵也许在别的Alpha看来不过是风流史上微不足道的一笔,再怎么旖旎绮丽也只是恍然一梦,可是对于岳昊却始终是一道挥之不去的枷锁。他原以为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全部,却因此而挣扎在理智和最原始本能的抗争中,而这道枷锁则残忍又现实的时时提醒着他曾经的屈服。
   空气中冰雪的气息又浓重了一点,在皮肤摩擦间扩大成一片浩渺的雪原。覆盖在之下的梅花味道青涩又甜腻,零落成泥混着松木的味道发酵成微苦的酒,附在面前光洁的身躯上,泛着一层惑人的光泽。海水的气息在此刻一层层的笼盖过来,难得的在刚刚的狂风骇浪之后渐趋平静。
   可是比起仿佛终于找到了最恰当的方法而渐渐融为一体的信息素,他们的动作却粗鲁的很。布料被撕开的声音在黑夜里颇有些刺耳,可是纽扣砸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又如同玉珠落盘。岳昊发狠的把人按在怀里,低着头舔咬起来。又吻又啃的,一寸寸碾压过去,似乎要用最原始的触觉确认这人身体的每分每寸。秦欢双手死死的掐着他的肩膀,黑暗中的瞳孔缩到最小,哪怕以一种献祭的姿势躺在下面,一条腿的膝盖却还是卷曲着抵在男人的腹部,仿佛随时都会给上重重一击。他们都不是任人揉搓捏扁的弱者,即使会为了某些割舍不下的情愫而暂时妥协,却也随时都能顽抗到底。
   浓郁到几乎要从空气中凝结出来的信息素渐渐起了作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欢突然觉得那腥咸呛鼻的海水味道突然变成了带着硫磺的沸热。他仿佛泡在一片滚烫的深海之中,四周的水压带着浓重麝香的味道挤压着他的全身。全部的感官都模糊起来,有什么从他的身体里溢出来,又有什么东西被灌了进去。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滴落在脸上,弥留住了他最后的一线清明。秦欢强撑着睁开眼睛,在黑暗中费力的想要看清面前男人的面庞。他看见一双和黑暗几乎要混为一处的眼睛,如果不是反射着零星光线的那一角晶莹,当真是跌落进了一片混沌再分不清了。
   “为什么啊,秦欢……”空气中沙哑的嗓音低低传来,他都能想象得出那人脸上难看到悲伤的表情:“我们之间,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秦欢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自从和岳昊纠扯在一起后就一直在叹气。他们本是同类,为了一己之念徒劳的负隅顽抗着。为了最纯粹的感情抗击着欲望,又用最原始的欲望泯灭着感情。上帝又何必要让他们相遇,开如此恶意的玩笑。
   “因为我们……身不由己。”
   最终,不知是海水淹没了整片雪原,还是冷冽终于冰冻了无际湛蓝。恍惚间天地浑然一体,飘零的水波氤氲着大片白色晕影,无形的云气裹挟着清澈空灵。瞬然间一颗星子在远端炸裂,数道光迹划过视野。那股焦灼味道带来电流般的酥麻,从骶骨沿着脊椎窜上天灵的每一个细微攒动仿佛历历在目,每个神经末梢都在诉说着愉悦的快感。在那一刻岳昊仿佛找到了自己长久追寻的东西,明明应该是撼天动地炸裂沸腾的事情,正如无数纸笔文字中记录的那样,可是他却在其中找到了许久不见的平静。有那么一股力量就在那里,在他们真正交合的地方。这股力量可以轻易平息滔天的巨浪,也可以轻易融化千年的寒冰。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抱着的人是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为此后悔,便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在这一刻,叫喧了近六年的灵魂 ,终于得其所愿一般带着餍足的喟叹安息了下来。

   当所有信息素和欲望都渐渐退下的时候,离第二天的黎明还有好些时候。岳昊坐在台灯的光晕里,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烟雾缭绕中他脸上的神色看着格外的模糊不清。秦欢从浴室里出来,还没等他来得及皱眉,岳昊就一下子把烟摁灭,随口道:“抱歉,我想事情的时候即使不吸也喜欢点一根。”
   秦欢身上带着浓浓的富家子弟的雕琢痕迹,不仅是他良好的修养以及不容侵犯的疏离气质,更有他毫无挑剔的作风和习惯。见不得烟味这一点让他更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娇嫩少爷,谁想到他一旦做起事来风格凌厉决断的让人心寒。
   “你在想什么?”秦欢难得的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岳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副这是你自找的表情开口道:“我在想你真的是很喜欢秦双啊。”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哪怕秦少爷习惯性的色厉俱敛也会硬生生的挨上几个眼刀。可是此时他却只是挑了下眉,像是极为疲惫一样把自己扔进床里,抱着半边被子发出一小声舒服的叹息。
   岳昊这一下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总觉得秦欢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就像是暂时任性的脱去了什么沉重的东西,如同他身上那股寡淡却不容侵犯的Alpha信息素一般,透露着一种短暂的恣意。对,短暂,仿佛下一刻就会又重新把自己包裹进去。
   岳昊顺着他身上自己留下的斑斑点点一点点从下到上看过去,在看到那唯一一片毫无痕迹的光洁脖颈后,突然就有些自暴自弃起来。而这个时候秦欢却突然开口,继续了他刚才想要开启的话题:“我承认,不管是进入娱乐圈还是加入什么Omega平权都是为了双儿。”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岳昊冷哼了一声,秦欢瞥了他一眼继续道:“你也许觉得我为了她不惜把所有的污点都往自己身上揽,甚至是伪装成一个被人上过怀过孕的Omega,很是用情至深可笑之极。但是双儿之所以会遇上被人……的事都是我害的。”
   在这深不见底的黑夜里,他第一次把那些五年来所有的煎熬和自我挣扎对别人倾注于口:“我的第二性别觉醒的非常晚,在那之前我甚至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但是就是在那一天,我突然进入了分化热,所有的信息素爆棚开来。我之前也说过了,我们兄妹的信息素比起别人影响更为强烈。而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手足无措脑子一团乱,竟然就把双儿单独留在了那里……”
   “比起那个让双儿怀孕的Alpha,我更恨自己。恨那个控制不住身体,单单只是因为信息素就变得失控的自己。而我的存在,我的性别,我的信息素,根本就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伤害到我重要的人。在别人看来或许象征着力量和统治地位的Alpha,对我来说还不如身为一个Omega,至少比起被人支配,我更讨厌去伤害别人。”
   秦欢第一次冲他说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提到他的过去。当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迷雾都随风散开,岳昊却觉得字字诛心某个地方随着他的自我剖白生疼的很。他怎么可能不明白,怎么能够不明白。这些不甘,挣扎,自我怀疑,无声控诉,负隅顽抗。
    他把手伸过去,稳稳地抓住了男人的手,指尖顺着分明的骨节插进去,渐渐用力。仍然带着低哑的声音坚定异常,柔情万分:“我懂。”单单两个字,便已经道尽了所有。

 

照例的文后话:先说车的事,真的这个车其实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埋脸哭泣),但是因为这个车我卡了那么多天文也不想改了就这样吧(你滚),想看荷尔蒙爆棚带血的那种AA车,请期待番外或者另一篇特工AU(反正强强性质差不多)。果然最后还是重点在信息素而文艺过去了(埋脸哭泣)。

还有不知道我想表达的表达清楚没,快六年前的那场因为信息素的意外其实让两个人都质疑起了自己第二性别的存在意义。(一个是日了别人一个是害得自己妹妹被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换言之就是被下了春药然后去弓长女干了别人一个性质。他们都不希望失控去伤害别人,所以那些春梦其实对日天是种折磨,而秦逸的存在对欢欢其实也是一种折磨。所以一个想要找到那个O负责,一个替代秦双承担一切。

最后,一群都在黑日天智商的,反正原剧里日天智商也不高不是_(:зゝ∠)_好奇怪长生里日天智商也不高啊为什么没人黑啊_(:зゝ∠)_下一篇文我会努力提高一下他的智商的

评论(2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