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7

   17
   岳昊面前放着一张纸,一张他等了很久的亲子鉴定的折叠着的纸。他觉得单雨根本就是在搞他,直接说出结果不就行了干嘛还要给他一张捂着结果的纸,不是成心让他纠结的吗?!还说什么不会告诉他爸信你才有鬼啊!!
   如果秦逸是他儿子,当年那个Omega却是秦双,下场死。如果秦逸不是他儿子,是秦欢和另一个Alpha生的,那还不如去死啊!
   然而现实却不允许岳昊纠结多久,他只感觉脑子一嗡,眼前的画面又变了起来。他看见一场像是车祸后的凌乱废墟,接着一只手伸了过来把什么拖了起来。耳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这就是秦氏的少主啊,啧啧啧,果然长得一副文弱样子。抓了他,我们就发大财了!”
   绑架?!岳昊心中猛地一惊,再顾不得其他,猛地把那片纸塞进口袋拿着车钥匙就冲了出去。原本时有时无的共感还在继续,他竟然能够感觉到绳子勒在手上的粗粝触感,连着心口似的火辣辣的疼。他把自己的感知范围扩到最大,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的精神力。他就那么抓着那股微弱的意识,像是抓着生命最后的稻草。
   如果只是普通的用来勒索的绑架,岳昊还不是十分担心,怕的就是他们找来一个Alpha。如果秦欢被标记,怀孕,即使堕了胎这一辈子也都摆脱不了另一个Alpha的痕迹了。可是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岳昊只感觉肩膀上一疼,冰凉的液体灌进了肌肤,他顿时身心剧震,差点一个手抖撞上隔离带。
   Omega催情剂,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死神的宣判。
   目的地离这里还有很远,可是不多久岳昊便感觉内里涌上了一股燥热。那股意识顿时弱了起来,下一秒,啪的一下,链接断掉了。   
   岳昊还没有赶到地方,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信息素的味道。那股信息素庞大,恢弘,铺天盖地,像是一场厚积而发的暴风雪。夹杂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以及深入骨髓的震慑,重重的压下来,任谁被直直冲击到都会顷刻肝胆俱裂。更别提那之中暴乱着的精神力,犹如劈天而下的闪电,密密麻麻的构成一片死亡的雷场。一旦轻易踏进去,灵魂就会被顷刻撕裂。隐约中传来鸟类的啼鸣,噙着血,带着逼人的怒意。有什么东西被释放了出来,裹挟着滔天的热浪,震得方圆百里禽鸟具惊,嘶鸣不断。
   可那股强大的信息场只存在了不一会儿,便快速的消退了下去。岳昊走进仓库的时候只看见躺了一地的绑匪,以及墙边被绑着昏了过去的秦欢。他的身边一只孔雀般大小的有着暗金色花纹的红色大鸟正来回的踱着步——等一下,那是凤凰吗?!转身看见岳昊轻轻的叫了一下,似乎是在求助。
   周围还弥漫着刚才那股信息素,就像是沁了血的雪,冰冷的腥甜味,带着隐隐的硝烟气息。这无疑来自于一个Alpha的信息素正源源不断的从秦欢的身上散发出来。岳昊只感觉脑子一嗡,整个人都被某个事实冲击在了原地。却还是在对方痛苦的呓语声中,猛地走过去把人抱到了怀里。
   当两个Alpha以一种格外近的距离靠在一起,而且一方还在控制不住的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当然是打起来啊!
   而岳昊此时此刻就处在这样的境地里。秦欢躺在他怀里,身上的温度越来越热。Omega的催情剂哪怕不能对Alpha真正起作用,但是其中夹杂着的诱导剂却也会对Alpha产生影响,更别提大多数催情剂为了效果更好都加了Omega发情时的信息素进去。要放在平时自身排斥一下就能过去,可是无论是岳昊还是秦欢现在都明显处于精神力释放过度的滞待期,意志力低的令人发指。他刚一进门就感觉自己怀里的身体猛的绷紧,下一秒他就被抓着领子整个掀了下去。理智在背脊上火辣辣的疼痛传来的同时猛地崩断,顿时两个人便厮打在了一起。
   他们两个身上都没有让Alpha情不自禁去怜爱的香甜气息,更没有男人普遍喜欢的柔和体香。他们身上有的,只是同样呛人的信息素,一个如海风般咸涩,一个如暴雪般冷冽,随着身体的摩擦越发的浓郁起来。而秦欢是一个Alpha的事实在这一刻更加的明显出来,伴随着踢在腰侧的力道火辣辣的烙印在岳昊的脑子里。
   这一切都他妈的是个骗局,而他竟然还像个傻子一样被骗了这么久!
   积压的怒意像是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岳昊几乎是红了一双眼,身上力量暴起猛地掐住秦欢的脖颈把人按到了地上。周围的一切都被他们两个搞得一团乱,被撕扯成碎片的窗帘正躺在他们旁边,窗外的太阳正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上。鲜红的光芒正好打在秦欢的脸上,把原本就因为情绪激动而发红的眼角更是映照的如同开了一朵艳丽的蔷薇。但他的眼睛却黑的透亮,平日里一直半掩在眼眶中的瞳孔完整的露了出来,岳昊能从之中清楚地看见自己狰狞的模样。
   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在耳边回响着,在撕扯中留下的伤痕也开始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岳昊看着身下的这张面孔,从眉梢顺着柔和流畅的轮廓一直看到脆弱的脖颈,血管正在薄薄的皮肤下鼓动着,似乎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力,诱惑着他狠狠的掐上去。
   岳昊死死的闭了闭眼,他突然有些想笑,好好的嘲笑一番自己。你到底是在恼怒些什么啊岳昊?人家想要伪装成什么都不管你的事吧?明明是你一个劲的往上贴而已。你又有什么资格把这一切过错都推到性别上?
   他最终还是格外狼狈的笑了起来。对啊,多可笑。身体告诉他他应该和另一个人结合,灵魂告诉他和他最合适的是另一个人,而他的心现在告诉他他想要这个人想要得发疯。谁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天生一对命中注定,他最为恼怒的,其实是自己的无能为力。
   岳昊的笑越来越难看,到最后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简直成了低泣。秦欢就那么躺在他身下静静的看着他,直到最后一抹打在他脸上的光线也几近消磨,终于憋出一声呻吟般的喟叹,恶狠狠的吻了上去。
   当黑暗终于降临,某些隐秘在最深处的东西终于迫不及待的爆发出来,开始肆意生长。疯了,一切都疯了。去他什么信息素,去他什么AO最佳适配度,去他什么灵魂伴侣。哪怕这一夜过后等着他们的是无尽的深渊,只这一刻的肌肤相贴,也足够他们自甘堕落的了。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其实我也知道你们想看什么情节,无非就是平时强势的一逼的O被日的又软又湿什么的。真抱歉啊,我不会写这种_(:зゝ∠)_这个文虽然是ABO设定但是重点不在AO信息素吸引虽然是灵魂伴侣但是也不是讲究上天注定这种女生浪漫。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一旦身份对了就一定会相爱在一起。当外在的那些东西一层又一层的强压下来,我们是否还会看得见自己的心?

还有,上一章没看懂的我解释一下。通过这一章大家也知道了秦欢是个A,所以秦逸肯定不是他儿子,所以只能是秦双的孩子。而秦双又没有结婚,只能说明她是意外怀孕。综上所述,秦欢之所以会到娱乐圈是为了找出当年把自己妹子肚子搞大的那位(所以之前一切的要宰了那个A其实说的都不是上了自己的那个),而他上一章之所以对岳昊动过杀意是因为他以为上了秦双的那个A是岳昊,但最终还是没下得了手。还有别的一些他自己的原因下一章说明。而他的精神体其实原本形态是凤凰,所以之前会变大是因为力量渐渐压抑不住。之前他发情那次其实并不是O的发情,而是没有定时注入药物引起的信息素紊乱再加上精神体压制松动。秦爹做的就是给他下达压制精神体的暗示。文章开头他打的那个药物也不是抑制剂而是装O的信息素,所以给那个龙套女O打进去才会引发信息素爆发。

评论(6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