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6

   16
   即使给山下打过了电话,抑制剂一时半会儿也送不上来。而且按秦欢的说法,秦双一旦发起情来一般的抑制剂还解决不了,不仅如此,一旦真正进入发情期,那个味道比刚才的程度还要浓烈好几倍。好在这里大雪封山,味道传不了多远,秦欢却还是又往远处走了好久。他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发情总比两个一起的好,而且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考验一下李西涯。可是哪怕这么说了,他还是不断担心的看向远处冒出一个顶的别墅。
   但是越往远处走气温就越低,岳昊独自一个人沉浸在刚才的冲击里,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感觉出整个身子都被冻得发僵。他从小就怕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精神体是蛇的原因。白天还好,捂严实点没什么事,可是一到晚上气温突降,就有些受不了了。秦欢看过来的时候岳昊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他心下大惊,连忙伸手捂上男人的脸颊,唤道:“岳昊?!”
   对方就那么愣愣的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接着眼皮就有些耷拉了下去。人都被冻晕了啊!秦欢急忙扶着岳昊,而对方的重量也一下子压到了他身上。这样下去不行,秦欢下意识就想把人往原路拖,可是靠近别墅没多远,飘散过来的微薄信息素又让他僵在了原地。而这个时候岳昊的意识已经所剩无几了,看着他的侧脸模糊的道:“秦欢……没事的,不用……管我……你现在回……去……会被……日的……”
   我他妈让你冻死算了!
   秦少爷这一生何曾遇到过这么进退两难的境地,当时便和自己的精神体对看了一会儿。却见红色山雀自顾自的把岳昊怀里已经硬成一团的小白蛇叼出来塞到了羽毛底下,周身隐约散发着莹莹红光。秦欢当下便知道它想干什么,不由得开口道:“你可想清楚,一旦形成临时链接,共感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消除的。”
   红色山雀依然看着他,一双幽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精神体代表着主人最发自本身的想法,好听点叫做直觉,难听点叫做冲动。就像是某些动画作品里主角脑袋上盘旋着的天使和恶魔一样,而秦欢莫名从自己的精神体眼中看到那两个小人正在手拉手鄙视着自己。
   承认吧,你根本不会让他出事的,你舍不得。
   “好吧,我知道了。”最终他妥协。
   那种感觉又来了,岳昊知道自己在梦里,可是他该死的就是醒不过来。周围的水汽再次凝结起来,遮挡了大部分视线。但是面前的色块显然比他往常梦到的要多一些。他看到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场上的每个人都光鲜亮丽神采飞扬,觥筹交错间浓重的酒味飘散过来,巨大的水晶灯悬在头顶折射着耀眼的光芒。接着,一股浓重的信息素的味道爆发出来,那是属于Omega的,夹杂着开得正盛浓到刺鼻的桃花味。面前的画面突转,一个带着泣音的女声传来,慢慢的那细小的声音变成了忍耐的呻吟,伴随着粗重的喘息直直的刺激着耳膜。身边的空气越来越热。
   岳昊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秦欢一张眼神复杂的脸。他们现在还在雪地里,秦欢的胳膊正揽着他的腰,奇迹般地,他好像……不冷了。
   去尼玛的春梦,岳昊感觉现在心情十分纠结。 
   “我问你。”秦欢的脸色此时很不好,甚至有些发黑:“岳昊,我问你。五年前,侠考镇的那家酒店,你……”他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了,可见情绪有多强烈却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可即使如此,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在一片翻涌上来的无力感中,岳昊突然明白了什么。比如秦欢为什么会来到这家公司,为什么不顾性别总往Alpha堆里凑,为什么不喜欢交际还硬挂着客气的笑容。全部都是为了秦双。
   他闭了闭眼,开口道:“那一年,我和一个Omega发生过关系。”
   一瞬间,岳昊只感觉一股浓烈的如同火焰一般的情绪以一种燎原之势席卷而来,直冲击得他头晕眼花。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火,滚烫的火,萦绕在他们四周,仿佛要把他整个吞噬。可是那些火苗在攀爬上他的腰脊将要到达心脏后又猛的停住,僵了几秒后又猛地熄了下去。周围渐渐恢复原样,就好像刚才的灼热和鲜红都是幻觉。而在这个过程中,秦欢脸上的神色丝毫未变。
   认识了这么久,岳昊从来不敢擅自揣测秦欢的情绪和想法。但是就在刚才,他从未那么肯定过,秦欢是想杀了他的。
   此时此刻,天边日轮刚冒出了一条橘红色的光边,接着慢慢悠悠的跳出了地平线的桎梏,映红了一整片天幕。周围雾气渐浓,在白雪的映衬下天地浑然一色,皆被那光芒笼罩在一起。
   可这等美景,终归是没人观看了。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岳昊便再也没见过秦欢。而这一次,他好像并不能用工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很奇怪,他总觉得脑子里有着另外一个场景,而他正以第一视角在经历那里的某个人正在做的事。虽然说看并不准确,但他就是能够感觉到,而这个感觉映在脑子里就成了可视化的程度。有的时候是在休息的间隙,他明明吃的是鸡蛋饼却莫名混入了一股面包味,眼前就浮现出了一桌子怎么看怎么天怒人怨的美食。还有的时候他正在工作,骑着自行车正拍着MV结果眼前突然出现疾驰而过的风景,他猛地一捏闸结果把自己给摔了。
   他原本应该对这种情况苦不堪言,可是莫名的,在经历这些的时候他还能感受到另一股情绪。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平平淡淡毫无起伏,但它就是在那里。就像一条看不见还随时都会断掉的丝线,却确确实实的存在着。而只要它还在那里,岳昊就会感觉格外的安心。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某天单雨亲自过来找他。
   岳昊的家庭虽然比不上秦氏集团那样富可敌国,但也称得上达官显贵了。他父亲岳青云是个一心想往上爬的高官,极其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当岳昊独自一人出来混了娱乐圈后,干脆的就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他们父子俩的性格一脉相承,一样的硬骨头倔脾气,这一断就断了将近十年。而单雨是岳青云的秘书,Beta,精神体是一条乌梢蛇,曾经为了弥补他们父子俩的关系私下里找过岳昊好几次,无一被怼了回去。岳昊也不是不知道他这次为什么来找自己,为的无非是先前他动用自家势力查的秦欢的资料,怕他惹了秦家过来告诫几句。
   能听得进去就怪了。
   岳昊刚想赶人,便见对方脸色微变,攀在肩上的乌梢蛇嘶的一声吐了下信子,他开口道:“属下冒昧一问,少爷……是和谁建立了临时链接?”
   闻言,岳昊皱了下眉,踟蹰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链接还有临时的?”说完,他明显看见单雨的眼角抽了一下。可人家毕竟是在官场上察言观色惯了的,当下便肃了表情开口道:“想来少爷精神体觉醒也有五年,未能进行正当的引导和知识普及是属下的疏忽……”
   接着岳昊就被从精神体的出现到发展史再到能力开发名人名例等给各种科普了一遍,天知道他这可是第一次耐心的听单雨说了那么多话!      
   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人之间可以建立精神链接,而一旦链接达成,双方的感官乃至思维都会到达一个新的层面。他们之间就像是建立了一个通道,感知能力能够发生很多改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共感。共感,说白了就是感觉共享,最开始是拥有精神体的人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之后被用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方面暂且不谈。达成共感的双方五感共通,可以分担对方的感受,能力更强者甚至可以通过这来影响对方的生理机能,读取想法和记忆。而临时链接不同于正式连接一旦相连直到对方死亡,是可以随时切断的。而通过临时链接也可以暂时达到链接的效果,才有了岳昊这种时有时无的共感后遗症。如此说来,那个时候秦欢用这个方法是为了救他,但是他却好死不死在那个时候做起了梦,刚好就被对方感知到了。所以才有了后来那一番质问……
   岳昊简直就是自我厌弃的捂上了脸。
   单雨在一边看着,知道其中必定事有蹊跷,但也没有多问,只是道:“对了,少爷,你送去的那份亲子鉴定,有结果了。”

 

果然还是剧情能炸出人啊,其实有几位亲已经猜的差不多了,至于岳昊为什么连自己日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当然是有原因的。私设巨多,希望大家看得懂。
   

评论(2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