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4

  14
   因为不放心秦逸——岳昊觉得他不放心的应该是被他盯上的别人——秦欢把小崽子带到了剧组,前一天还把岳昊折磨得生无可恋的熊孩子一反常态变得十分乖巧。一边甜甜的冲着剧组的各位叫着哥哥姐姐——岳昊这下可以确定他喊自己叔叔绝对是故意的了——一边在他们拍戏的间隙又是递毛巾又是送水的,一天下来收获了不少夸奖好评外加一堆零食。而且他不再说什么叫秦欢爸爸的事,只说自己是秦欢朋友家的孩子,叫逸逸。
   小孩子怎么会撒谎呢,本着这样的认知大家也没有对秦欢带个小孩儿的行为进行深究。看得旁边的岳昊心情十分复杂。
   虽然已经拍到结尾,可是秦欢的戏份却也挺重。于是他直接就在剧组住了下来,连带着秦逸小朋友也留了下来。而这几天他迅速的和Chivalry的另外两位混熟,准确点的是和他们的精神体混熟。时常见到他身骑麋鹿头顶松鼠,在剧组一大片装备之间走得甚是霸道。
   这天他正在和李西涯瞎扯皮,终于还是时间久了本性有些暴露,小孩一个却把大人数落了一番。罢了还得意洋洋的道:“我的智商可是160,你这么笨以后跟着我混好了。”
   那边李西涯也没生气,狗腿的奉承道:“是是是,那以后还请逸大哥多多照顾了。”
   秦欢在一边把这一切收入眼底,不知怎么就来了一句:“李西涯,如果你喜欢上一个Omega,你会在乎他因为一场意外和别人发生过关系还生了孩子吗?”
   长时间被狗血文学浸泡的李西涯一听这话顿时感觉自己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刚想要震惊的说些什么,就被秦欢旁边的岳昊以眼神威胁之,立马改口道:“怎么会!我既然喜欢他,就一定会包容他的一切。”表情再诚恳不过。
   “那你会对那个孩子好吗?”秦欢继续问。
   “当、当然了!我定然视他如己出啊!”说着还为了掩饰尴尬僵硬的摸了一下秦逸的头。
   旁边的秦逸有些懵,顿时奇怪的看着秦欢道:“欢欢,你问这个干什么啊?难不成你被日过?”
   他这话一出,周围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结果他还嫌不够似的又加了一句:“我还以为爷爷和双双是开玩笑的呢。”
   真的被日过啊!!李西涯内心顿时就炸了,不知怎么就颇为同情的看了一眼岳昊,被对方狠狠的瞪了回来。当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终于被这个字给磨出来了,倒是淡定得很,冲着秦逸小朋友道:“你知道我可以把你送回去的对吧?”
   一听这话,熊孩子顿时瘪了张嘴,哼唧着“你这是恼羞成怒”默默地坐了下来,拆开一包薯片就往嘴里塞。
   岳昊坐在旁边,只觉得喉咙涩的很。对啊,因为一场意外,因为信息素的作祟,就轻易的击碎一个Omega正大光明去追求被爱的权力。对于独占欲强大的Alpha来说,没有多少人会愿意接受一个被标记过甚至还生了一个不是自己孩子的Omega。现在别说秦欢知道真相会恨他了,他都有点恨自己了。秦欢现在这样习惯性冷漠的一张面瘫脸,说不定就是那次打击而留下的。而且秦逸还不得不因此隐藏身份,连爸爸都叫不上。   
   岳昊越想越觉得秦欢十分可怜,这五年一定过得十分凄惨内心格外煎熬。连带着眼神都透露着万分怜惜,直看得秦欢浑身不舒服。
   

   杀青那天秦氏的Boss亲自前来,吓得原本因为秦欢旷工多日而造成严重工作负担而想要整蛊他一顿的众人立马老老实实的列队把人送了出去。秦朔其实也没有像电视里的那些大佬们一样一群黑衣保镖前呼后拥着,旁边立着的只有小黑一个,可是他就只是带着墨镜靠在车门上,嘴角微微上翘,就莫名散发出一种王霸气场。亦如一把锋芒内敛的古剑,可是哪怕隔着剑鞘都能感觉出它沉甸甸的威慑。
   然而正当众人迫于威压不敢出声时,秦逸小朋友却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仰着一张刚吃完雪糕满脸巧克力渣子奶油沫的脸就冲着那私人订制的阿玛尼大衣蹭了上去。
   全场静默。
   “小黑。”秦总裁动作优雅的摘掉了墨镜,嘴角的弧度还上翘了几分,看着秦逸小朋友的目光充满了慈爱:“给我订一张百慕大的机票,不,还是直接走空运吧。”
   “爸,你冷静!”秦欢忙不迭的上前,急忙把兔崽子给抱了回来。
   而他们身后,李西涯和岳昊不约而同产生了一种“天啊这就是双儿(秦欢)他爸啊,感觉更容易被打死了怎么办”的危机感。刚巧秦朔的目光又朝着这个方向扫了过来,也不知道是看的他们两个的谁,眼神幽深含着一股深意。
   秦欢没想过秦朔会亲自来接他——天知道他小时候上学他爸都没接过他——他原本以为秦朔是来这里有事,或者刚好路过,谁想到啥事没有直接就回了家。
   秦逸小朋友显然是不理解这种被父爱突然冲击到的感觉,一回到秦宅就扯着他要去打游戏,被秦欢一伸手塞到了小黑怀里。并在小黑一脸“少爷不要啊”的痛苦表情里毅然决然的跟着秦朔去了书房。
   思虑再三,秦欢还是开口道:“爸,我想明白了,我决定再给逸儿找一个父亲。”
   “哦?”比起惊讶,秦朔的神情更像是“虽然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想通但是没想到这么早”,顿了一下开口道:“你不担心双儿接受不了了?”
   “她这次不会反对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秦欢说得笃定。
   “那个人……”秦朔眯了眯眼,说了一句让秦欢背后发凉的话:“是你的队友?”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了。秦欢抿了抿嘴,虽然他不介意他的人生一直被秦朔掌控在手里——说实话他都快麻木了——但是不是说他不在乎对方在一些事上把他瞒到最后。
   “爸,我再问一次。”秦欢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个酒店里的监控真不是你弄的?”
   “当然不是。”秦朔的表情看上去一点破绽都没有:“我不是说了那天那家酒店有个见不得人的地下生意,他们的老大为了不留证据才把所有监控给掐了吗?”虽然理由一如往常的扯。
   “好的,我知道了。”秦欢觉得还是自力更生吧。

 

通过上一章我觉悟了,即使发车也炸不出多少人啊_(:зゝ∠)_

评论(1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