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一旦写文万劫不复,废寝忘食,保证完结和更新速度。一旦停产就代表脑洞用光热情耗完,爬墙或被圈里糟心事逼走。
求评论狂魔,孤独会死星人,强强主推,叨逼叨爱好者,二次元欧美圈双修,主写手渣画手。

《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12

12
   
   好像自从秦逸小朋友出现,整个事情的发展都犹如一条脱了缰的疯狗一般,撒着一身热血向着不可估量的方向狂飙而去。秦欢明显没有个人经验的装扮很快就被人给认了出来,天知道那群来发布会的记者为什么这会儿了还没走,一听到消息扛着大大小小的装备飞奔而来。
   虽然冲击太大以至于脑子差点死机,但岳昊还是当机立断的把自己的帽子整个戴到了秦欢头上,拉着人就跑,与此同时还不忘把熊孩子那一袋子敲诈自己的玩具给掂走。他都快被自己这种中国好队友的行为给感动到了。
   在娱乐圈混了差不多十年,岳昊明显对这种围追堵截的游戏玩得再熟练不过。虽然手上牵着个人还带着个孩子,却越发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拥有精神体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一旦开始毫不克制的释放精神力,整座大楼的人员流动就统统都能感知得到。他们很快就甩掉了一堆记者,有惊无险的坐上了车。
   一旦放松下来,这个时候岳昊才感觉自己刚才其实紧张到爆,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沾湿了一片。结果旁边还不咸不淡的传来熊孩子的一句:“叔叔,你可以放开欢欢了吗?”
   岳昊吓了一跳,这才发现秦欢的手一直被自己抓着。对方倒是不怎么在意,独自在一边微微的喘着气,熊孩子却一副自己马子被占便宜了的表情。
   这小孩儿长大了不得啊!!
   “逸儿,你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在岳昊颇有些尴尬的松了手后,秦欢突然开口:“快给岳叔叔道歉。”
   等一下,为什么连你也叫我叔叔了啊!!
   小崽子哼了一声没理他,秦欢也没在这件事上坚持下去,转头对岳昊道:“岳师兄,这次谢谢你了。我要把逸儿送回秦家去,所以……”
   “所以又要好几天不见人了是吗?”岳昊打断他,靠在车座上斜斜的望过去。其实当岳昊变得面无表情的时候,他总是会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压,若这时他再对你冷笑一下就真的可以称得上西伯利亚寒流了。但他之前在秦欢面前是不会这样的,态度好到让秦欢都差点忘了对方也是一个侵略性刻在骨子里的Alpha。而对于岳昊来说,等到面前的人又要逃脱,他才发现那些分离的时间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尤其是还得知了某个事实后。
   车内的信息素顿时有些浓郁起来,秦欢飞快的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Beta司机,顿了一下开口道:“剧组我会尽快回去的。”
   “尽快是多久?”岳昊完全不打算放过他。
   狭小空间内的腥咸味道越来越重,就像是一道道海浪拍打在秦欢的神经上。他死死的皱了下眉,厉声冲司机喊道:“师傅,停车!!”
   结果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反而乐呵呵的道:“哎呀,小夫妻两个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孩子都这么大了,什么解决不了的。”
   一听这话,岳昊反而笑了起来:“师傅,您说得对。”这么说着一把揽住了秦欢的肩:“亲爱的,我们回、家、再说。”
   然后下一秒就被小崽子啃了一口。
   正在岳昊和秦逸互相怒瞪的当口,秦欢反而冷静了下来,开口道:“你说得对,这次旷工确实是我的不对。你和李西涯联系一下,我明天就去剧组。至于今晚……”他深深的看了岳昊一眼:“就打扰岳师兄了。”
   所以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啊!!
   直到把人领进家门岳昊都有些懵逼。哎,不对,好像是他先说回家的来着。
   岳昊一边在厨房沏着茶,一边往客厅的方向瞄。在到听见秦逸咋咋呼呼吵着要走的声音后,狠狠的皱了下眉。你儿子?岳昊自己都没察觉的冷哼了一声,伸手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那边回消息的时候秦欢正在给秦逸洗澡,岳昊拿出手机点了几下跳出来一大篇文字。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想要扒出来一个人的资料是很容易的。岳昊从没想过原本一个关注度高一点的队员竟然会发展到让自己动用家族情报网的地步,要知道哪怕是找当初的那个Omega他找的也是私家侦探——所以水平菜的五年多都没进展。
   秦少爷的履历可谓是精彩。少年天才,从著名国际金融学院毕业的最年轻的亚籍华人,年纪轻轻就拿下过好几个重要策划等等,不过这些对岳昊来说都没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他的第二性征分化,比起常人来说,秦欢的第二性征分化要晚得多。和岳昊不同,他是先有了精神体然后才有了第二性别。而他分化的时间秦氏集团对外公布的是四年前,秦欢也确实是在四年前开始顶着Omega的身份加入了平权运动。整个履历都没问题,唯一存在疑点的是在此之前他整整消失了一年的时间。
   消失了一年……看到这里,岳昊微微皱了下眉。而档案在此处还有特别标注,根据调查,那时候秦欢消失前出现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侠考镇。
   侠考镇!!岳昊登时瞪大了眼,侠考镇,他怎么可能忘记得了侠考镇!那一年他们公司周年庆,带了几乎一公司的艺人去度假,去的便是以古色古香而闻名的侠考镇。而他就是在那里的酒店遇上了……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被推开,秦欢抱着有些昏昏欲睡的秦逸走了出来。他的头发还有些湿,整张脸被热水熏得发红,身上松垮款的套着一件浴衣。此时他轻轻的看过来一眼,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便向客房走去。
   岳昊盯着秦欢的背影,看着他那一截裸露出来的光滑白皙的脖颈,实在想象不出那曾经被标记过,可是这孩子……他心中一凛,几步朝浴室走去,找了几根小崽子头上泛黄的毛发。
   而此时此刻,客房里扒拉着被子刚才只是在装睡的秦逸小朋友正双眼清明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道:“住到人家家里,还用人家的东西,穿人家的衣服,最重要的是你还洗了澡!!如此的没有防范心——”最终他痛心疾首的总结道:“欢欢,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
   秦欢木着脸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些套路,是双儿教给你的?”
   本着不能卖队友的原则,秦逸立马转移话题:“我能看得出来,外头那个家伙想……”在严厉的视线下还是换了动词:“想泡你。”不过说完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想泡你的人多了去了,我总觉得他哪里不同。”
   听到这里秦欢新奇的挑了下眉,虽然知道小孩子的话不可信但还是问道:“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同?”
   “就是别人的泡日的意味多一点,他的泡的含义多一点。”
   秦欢顿时有些无语:“双儿是怎么给你解释泡和日这两个字的?”
   “她说,单纯的日只是一次性的,而泡要上心要讨好。虽然日是泡的最终目的泡是日的必然过程,但是如果一个人想要泡你一辈子只日你一个人,那么就是爱了。”
   她到底是怎么把这么两个不正经的字解释成这种莫名有点哲学感还挑不出错的啊?!秦欢突然十分怀疑起了自己妹妹的教育问题以及明显被带歪了的秦逸的教育问题。
   “你懂什么是爱吗?”秦欢自嘲的笑了一下:“当一个人降生于世,他的第二性别和精神体早就为他决定好了他的另一半。哪怕真的有爱有好感,吸引他的也不过是信息素而已。”
   “所以我和岳昊之间,是根本不可能的。”

 

关于资料那点我是瞎编的,反正秦少在这里的设定就是个杰克苏。而且,说真,侠考镇确实挺跳戏的哈。但是原剧里有的名称就要物用其尽嘛。还有,上一章说崽子日天的那些,我就笑笑不说话。
   

评论(24)

热度(45)